女人高級的好看,不單單只看容貌,是擁有自信、乾淨和氣質

女人們常說,要活出眾人眼中最好看的樣子,其實就是活出一種高級感。

這裡的好看,不單是容顏的貌美,而是一種如蘭的氣質,是面相上的溫暖,是修煉一顆美麗的心靈,讓自己從內而外散發出美好。

高級的好看是一種自信,有光芒而又不刺眼;是一種乾淨,清爽而怡人;是一種氣質,源於內在的底蘊與涵養。

01

好看是一種自信,舉手投足令人賞心悅目

曾經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個故事:

20歲那年她喜歡上同系的一個優秀男孩。

那時的她因為長相普通,又不是太聰明,常常自卑。一直到畢業,那個男孩都沒有注意過她,她也沒有勇氣向那個耀眼如星辰的男孩告白。

但是幾年後,他們在職場相遇了,沒過多久他就向她表明了心意。給了她「你是像小太陽一樣明媚而又美好的女孩」的形容。

他說:

即使她還是像當年那般相貌平平,但是自信的鋒芒也讓她如願擁有了愛情。

奧黛麗·赫本說:「要有自信的態度,請學習你不曾學過的知識。」

自信,是要有資本的。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開闊眼界、升級思維,培養獨立處理問題的能力,發現自己的多面性,以喜歡的方式,去熱愛生活。

女人高級的好看,是擁有自信,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散發著生命涵蓄的芬芳。這份自信的美,會隨著年齡的增長、歲月的累積,愈發讓人賞心悅目。

02

好看是一種乾淨,眼角眉梢常有清風朗月

契訶夫說:「人的一切都應該是乾淨的,無論是面孔、衣裳,還是心靈、思想。」

《紅樓夢》中女子千嬌百態,有詩才雙絕的黛玉,圓潤玲瓏的寶釵,精明潑辣的鳳姐……然而她們的結局都不如單薄低調的岫煙。

岫煙,人如其名,岫者,山穴,峰巒也,煙指山中雲霧,「雲無心以出岫」,岫煙二字合在一起,像是一幅「青山隱隱,雲煙嫋嫋」超脫意境的素色水墨畫。

岫煙容貌雖不驚豔出眾,卻是淡眉如秋水,玉肌伴清風。

大雪時分,園中姐妹興致因雪而來,個個錦衣華服,在蘆雪庵結社作詩,只有岫煙一身素薄舊衣如常,卻落落大方。

岫煙作了一首詠紅梅花,「看來豈是尋常色,濃淡由他冰雪中。」岫煙的詩作不算是最好的,但是有種乾淨淡泊的意味,也不輸其他姐妹。

岫煙從小與超凡脫俗的妙玉一起長大,機緣巧合下還給寶玉當了一字之師,寶玉贊她是「舉止言談,超然於野鶴閑雲。」即使她家境貧寒,但是乾淨清雅的氣質和性情,身邊的姐妹沒有不欽佩她的。

所以她最後嫁給了曹公在紅樓中少有刻畫的好男兒薛蝌,一個雲淡風輕,一個品性純良,恰如金風玉露一相逢,勝卻人間無數。

乾淨,是一個人的氣質,更是一種生活態度。

溫暖乾淨的面相,藏著一個人的福氣和未來;純粹乾淨的心靈,藏著一個人的品性和善良。

乾淨的樣子才是最好看的,如素色的荷蓮,出淤泥而不染,如山間的清風,吹過月上柳梢頭,遍歷風雨坎坷,也依舊保持初心與善意。

03

好看是一種氣質,言談舉止透露修養氣度

一個天真活潑的小女孩看到一位衣著華麗的女子在走廊補妝,於是對她媽媽說:「姐姐好漂亮呀。」

此時清潔阿姨正在打掃,拖地時請她讓一讓,她卻十分嫌惡地讓清潔阿姨滾遠點,怕弄髒自己的白裙子。

女子補完妝之後發現裙子上被濺到了幾個污點,立馬破口大駡,咄咄逼人:「你瞎了眼嗎?你現在必須給我賠。」

小女孩見狀,對媽媽說:「姐姐凶起來一點都不漂亮了。」

化妝本來是讓一個人變得更美的,但是從她發飆那一刻起,卻只能看到面目可憎,儀態全無。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

經典電影《羅馬假日》裡飾演安妮公主的奧黛麗·赫本,純真浪漫,優雅迷人,她像是最美人間天使,至今仍活在很多人心目中。

她有美麗的雙眼,會尋索他人的優點;她有纖細的身材,會與饑民分享食物;她有亮麗的頭髮,不介意小孩每日觸摸;她有最溫柔的愛心,儀態萬千,俘獲人心。

赫本說:「女人的美麗不是表面的,應該是她的精神層面,是她的關懷、她的愛心以及她的熱情。」

真正有氣質的女人,都很高級。

她們擁有優雅的姿態、得體的語態、良好的心態以及美好的神態。

一等女人拼氣質,二等女人拼實力,三等女人拼背景。一個人的氣質裡,藏著她讀過的書,走過的路,和閱過的人。

高級的好看,來源於內在的底蘊與涵養,體現為一種外在的氣質魅力。

04

美人在骨不在皮,讓自己擁有高級感的好看,這是一個女人獨特的魅力。

臉上揚著自信,心裡盛著善良,肚中裝著才華,隨歲月流轉,都依舊知性美麗。

餘生,願我們不卑也不亢,懷著溫柔與善意,長成美好的模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