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多年的夫妻,如何保持熱戀?英國心理學博士:要經歷3次「變心」

我發現,雙薪夫妻從開始交往到退休,會經歷三次轉變。每一次轉變都使他們面臨新的問題,帶來不同的憂慮,以及嶄新的相處模式。

同時,夫妻也必須面對某些心理與社會力量(這些力量形塑了他們之間的關係),並重新檢視前幾次轉變期間所形成的共識。

夫妻第一次轉變:一起面臨人生大事

讓原本各自獨立工作與生活的兩個人,開始必須相互依賴。

這次轉變的任務是,當夫妻一起面臨第一件人生大事時(通常是獲得重要的工作機會或孩子出生),謹慎地因應。

想成功度過第一次轉變,夫妻必須商討,如何排定彼此的工作順位、分擔家庭責任,使兩人活得更加圓滿。

如此一來,他們就能規劃出一條路,並朝同一個方向邁進,直到第二次轉變到來。

第二次轉變的任務是「相互個體化」

(reciprocal individuation)。不要因為看到這個詞而感到卻步。

這意味著夫妻不再迎合他人的要求與期待,他們必須思考他們真正想從工作、生活與親密關係中獲得什麼。

這次轉變通常是源自於「存在問題」帶來的煩悶與焦慮—對人生方向與目標產生懷疑。

夫妻必須找出自己獨特的興趣和渴望,並重新商議他們在彼此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

此外,他們也得重新檢視第一次轉變期間,他們針對工作順位與家務分工達成的共識。

如果能順利完成這些事,他們眼前的那一條路將變得更為寬廣,直到第三次轉變到來。

第三次轉變的任務是以過去的成就為基礎,進行自我改造

同時為未來開拓更多可能性。這次轉變是源自於角色轉換—成為經驗最豐富的員工、孩子離開家的「空巢老人」(empty–nester),

以及被當作老年人看待;這樣的角色轉換導致自我認同喪失,進而產生空虛感。

這種空虛感伴隨著失落感,但同時也帶來新的機會。夫妻可以選擇深陷其中、隨波逐流,或藉此進行探索與自我改造。

要做到後者,他們必須先處理前兩次轉變期間未完成的所有發展任務,接著再根據他們的新目標與優先事項,思考自己可能會變成怎樣的人。

如此一來,他們就能共同朝新目標邁進。

這三次轉變都互有關聯。第一次轉變期間,夫妻雖然在面臨人生大事時謹慎因應,卻沒有明確商議他們在彼此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

隨著時間過去,這些角色變成了一種束縛,導致懷疑與焦慮,進而引發第二次轉變。

因此,第二次轉變有一部分是在處理第一次轉變所產生的「副作用」。

同樣的道理,若是夫妻不處理前兩次轉變留下的遺憾,以及發展不對等(developmental asymmetry)的問題,就無法完成第三次轉變。

有些人會和同一位伴侶一起經歷三次轉變,其他人則會和不同的伴侶一起經歷不同的轉變。即便有這樣的差異,這三次轉變都遵循類似的模式。

三次轉變的起因與問題

第一次轉變的起因來自於工作或個人生活中的大事,例如搬到其他地方居住、被升職或解雇、孩子剛出生、必須照顧年邁的父母親,或是家人的健康問題等。

第二次轉變則源自我們的內心世界,它們以「存在問題」的形式呈現,使我們懷疑,自己過的究竟是誰的人生。

第三次轉變則來自於角色轉換,這樣的角色轉換導致自我認同喪失,進而產生空虛感;這時我們會思考,該如何運用剩下的時間與精力。

儘管這些起因都很重要,但它們卻無法賦予每一次轉變明確的定義。它們只揭示該次轉變最關鍵的問題。

回答這個問題,是夫妻每次經歷轉變時的重要任務。我透過研究發現,在轉變期間,多數夫妻都將面臨這三個問題:

‧第一次轉變:我們該怎麼解決這個難題?

‧第二次轉變: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第三次轉變:現在我們是怎樣的人?

這些關鍵問題直指核心—夫妻怎麼度過他們的人生,以及他們如何建構出一條路,讓他們能成就彼此。

當夫妻在轉變期間面臨這些關鍵問題時,他們心煩意亂且充滿懷疑。

雖然這種不穩定的狀態令人不安,卻是很有幫助的;它能促使夫妻重新檢視並修正他們眼前的那一條路。

所有的轉變都是能否走下去的關鍵

所有轉變都會經歷一段掙紮期,此時夫妻正處於新舊階段的交界。

他們意識到,先前走的路已經行不通了,但還不清楚怎麼重新規劃。每一次轉變都有一連串的困境與獨有的難題,讓他們裹足不前。

有些夫妻無法脫離這些困境,他們的共同旅程因此劃下句點。其他夫妻則找出修正的方法,得以繼續前進。

每當他們努力修正之後,就會進入一段更加穩定的時期。身處穩定期時,轉變期間那些強大的心理與社會力量變得緩和,夫妻可以較為放鬆,享有喘息的空間。

他們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和家人共度快樂時光、夫妻間來點小浪漫、在工作上獲得成長,以及和朋友從事各種活動。

又或者,他們只是過著熟悉的生活,平靜而美好。最後,他們又會面臨新的刺激,引發下一次轉變,邁向下一個循環。

每一次轉變都有各自的發展任務,它們為雙薪夫妻的人生賦予意義,並且注入新的活力,協助他們成就彼此的愛情與事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