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要相信:沒有不會好的傷,也沒有不會淡的疤

對這句話深以為然。人生在世,悲歡離合,生離死別是誰也無法避免的事,這些事情會嚴重地打擊掉一個女人的積極性,會擊潰一個女人的自尊。

回過頭想一想, 一個真正有情義的女人,不會把過去的悲傷,擺放在陰暗的角落裡就可以視而不見,也不是深藏在心裡永遠不能遺忘。

而是對心中的悲傷用強大的心理去釋懷,默默穿越那一片荒蕪地,自己去面對。但也不必對人刻意去隱藏,也不必刻意去遺忘。

儘量做到不要讓悲情干擾你,接愛它的存在,不再任由痛苦侵襲你的心靈。

在生活中有無數個女人都是獨自一人生活,有些人已經從悲情中走出,活出了自我,可還有一些女人活在對過去的眷戀中不能自撥,悲悲切切地活得很痛苦。

沉淪在昨天的陰影中不肯自拔,這是自欺欺人,沒有任何人可以消除你心裡的痛苦,只有將自己造就得強大起來,才能讓悲情過去。

朋友老張離婚了,是她的丈夫老熊出軌,找了一個比自己小十多歲的離異女人。

老張和老熊是大學同學,兩人在大學學的是企業管理,都是從學校直接被分配到這個小縣城的一國企裡工作。

他們是同學,又是一塊被分配到了一個單位工作,兩個人有一種相互關照的情愫,所以,只要是節假日,兩個人約伴一起出去玩。

時間長了,兩個人產生了感情,順其自然地結婚了。老張年輕時很漂亮,像她這樣來自大城市,又是大學生的女孩是很多男孩暗戀的物件,甚至有幾個男孩當面向她求婚。

她和老熊是老鄉,總覺得老熊和她在學歷上、生活習慣等方面都很般配,她決心已定,嫁給了老熊。

結婚二年後,他們有了兒子。老張將心思全部都放在家庭裡,全力支持老熊的工作。沒過幾年,老熊就當上了計畫科科長,老張還是在企業管理辦公室當一般的文員。

老熊回到家裡幾乎就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對兒子的管教基本是不管不問,兒子對老熊也很生疏。

老熊就是在老張這樣全力以赴支援的狀態下,事業越來越順。在他們兒子在初中時,老熊已經是廠裡的副總了。

但由於老張對兒子非常溺愛,老熊對兒子又疏于管教,兒子叛逆的很厲害,基本上是當地的一個小霸王。不愛學習,還經常蹺課,一跑就是好幾天,兒子這樣的狀態讓他們兩口很頭痛。

也就是這個時候,老熊變了,變得不愛回家,經常住在辦公室裡,理由是不想見兒子,想躲個輕閒。其實廠裡人都知道老熊跟廠裡設計科的一個離婚女人好上了。

老張知道老熊不回家的真正理由是什麼,她心裡明境,但她就裝個不知道,只要不離婚她什麼都可以忍。

但老熊和那個女人也不是天天膩味在一起,也是若離若即。他們兩個人有工作關係,所以讓別人無法挑出太多的毛病,就是感到不對勁,但又沒有過多的接觸,就這種狀態下,兩人的關係大家慢慢也習慣了。

老張更是習慣了,本來這個男人在家呆的時間就不多,現在少呆一會也無所謂,只要工資月月都能交到老張手裡,老張就很滿足了。

老張以為這種狀態能白頭到老,可是,她沒想到的是,老熊在55歲時就辦理了退休,他的理由是現在工作不好幹,想早一點退休享受生活。

更讓大家沒想到的,老熊提出了離婚。老張徹底傻眼了。

老張聯合兒子鬧了一年多,可老熊是鐵了心,非離不可。老張提出要離可以,但老熊必須是淨身出戶。老熊走了,還和那個緋聞女人結了婚。

整整一年,老張一直在抱怨中度日,拉著誰就嘮叨個沒完。她沒完沒了地向對方傾訴心中的苦悶和不甘心。

她總是忘不了他們兩人從西安來到這個小縣城裡,相互鼓勵,後來一起生活的美好時光。 那種只有兩個人的場面:在寒風肆虐的冬日裡,縣城的山角下,她向他傾訴想家的心情,她想離開這個地方,想調回西安老家。

他用男人寬闊的身體將她依偎在懷裡,說,親愛的,留下來吧,有我呢。讓我們兩個人一起來對抗這份孤獨,一起來創造美好的生活吧。

為此,她留了下來,還嫁給了他。

現在,老了,都退休了,又遭到了拋棄。老張感到她的天空失去了顏色;她的生活,沒有了溫度。沒有了丈夫的家,已經不像家,因為精神上已經是空的了。

她不記得了多久沒有進過廚房了,沒有好好吃一頓飯了。每次想到丈夫和那個女人結婚了, 她就剜心地痛。

老張就這樣在渾渾噩噩中過了三年。有一次,一位與她同時退休的同事勸她說,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你是個獨立的個體,為什麼非要靠一個男人活著?

她想想也是,沒了男人,這三年不也是活過來了嗎?只是活的不好。那麼,這種不好,還不是自己造成的嗎?

她想通了,也是讓同事罵清醒了。

從那以後,她開始改變自己。首先是從穿衣上改變。她買了幾身合體且漂亮的衣服,把一頭白髮也染成了黑髮,燙成了大卷,人一下子精神了許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