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悲傷,向來不是歇斯底里。而是平靜沉默,內心卻已重建一萬次……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這首詞出宋代詞人辛棄疾的詞作《醜奴兒·書博山道中壁》

講的是年輕的時候不知道憂愁的滋味,為了寫詞非要說自己愁。而年老了嘗盡了世間苦楚,反而什麼都說不出來了,欲說還休...

成年人的崩潰是一種默不作聲的崩潰。不會摔門砸東西,不會嚎啕大哭也歇斯底里,但可能某一秒就積累到極致,然後不堪一擊,忽然倒下。

      你是不是也是這樣,每隔一段時間就習慣性崩潰又習慣性自愈,經歷一場場風起雲湧而後再歸於平靜,但別人卻對此一無所知。

    有人跟我說過,曾經的她天真的以為人生中許多的艱難都是可以被分擔的,總有一天會有一個人出現,帶著她走過所有的苦難,可是她等了好久,卻沒等到那個人的出現,只能逼自己吞下所有的情緒,然後繼續獨自前行。有些路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只能一個人走。

對於自己憂傷的情緒,孩子們通常會無所顧忌地表達與宣洩。而我們這些成年人呢,面對悲傷,更多地是靜悄悄的,輕易不會視人。

有個朋友黯然說道,一個很親密的兄弟,在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選擇了用一根繩子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前段時間兩人還喝酒吹牛,天南海北地侃。在外人看來,這個朋友其實混得不錯,在省城有份體面的工作,有地段不錯的居所,有賢慧的老婆,臉上也時常掛著笑,自殺不值得也不可能。

也許有些人的微笑,正是自己內心悲傷的面具。

仿佛每一個成年人,從內到外都是銅牆鐵壁,能隨時硬朗地應對生活的一切,無論是悲傷的還是歡喜的。

其實,不是我們沒有悲傷,而是我們不敢悲傷,誰不是一邊咬牙堅持,一邊輕描淡寫發生在身上的苦與痛。

以前,我特不理解,酒這玩意,難聞、難喝,俗稱馬尿。為什麼很多人樂此不疲,除了交際應酬之外。有時,真的不能忽視,酒對於悲傷的治療。

《傷城》裡,金城武問梁朝偉,酒到底有什麼好喝?

梁朝偉答道:「酒的好喝,就在於它的難喝。「

越是難喝,則越接近悲傷的心境。成年人的悲傷有時全在酒裡,醉一場、吐一頓,不過一杯酒的時間,吐完哭完,還是要收拾心情,回到一地雞毛的生活。

成年人的生活,各有各的悲傷和不易。而生活,總還是要向前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