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女人,帶著憧憬走進婚姻,卻把日子過成了面具

01

最近有篇文章《高考結束了,我們離婚吧,一個女人發自肺腑的無奈》一文在網路上大火。

文中的「我」是一名優秀的人民教師,丈夫則是一家駕校的教練。當初男主也是花樣翻新的追求女主,覺得女主教師這個職業好,穩定、有寒暑假、以後孩子的課程也有人輔導,女主是絕佳的妻子人選。

「可是婚後,他逐漸開始抱怨,說我死心眼、缺乏情趣、不懂得變通,並且有事沒事總提起學車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

20年婚姻生活,女主一心為了家為了孩子,無數次原諒男主的懶惰,不作為,覺得不是什麼原則性錯誤。直到疫 情期間要用到丈夫的手機,女主才知道丈夫早在自己懷孕期間,就已經在外面撩騷,不三不四了。

是啊,一個人渣起來是毫無底線的。20年啊,多少女人隱忍這個渣男,所有的一切都為了孩子,有些事情寧可爛在自己的肚子裡,也不能髒了孩子的眼。

可事實上,沒有任何事情比忍耐更痛苦。特別是對於噁心人的枕邊人,他們甚至比看到陌生人還難受。要知道面對陌生人我們至多相逢一笑,而枕邊人卻是真正的剜心之痛。

今天就來說說,女人面對那些面具老公,都過著怎樣的生活。

02 陳陳 36歲 丈夫是所有人眼裡的好人,唯獨把我當仇人

陳陳的老公江超,在外人眼裡是十足的「好男人」。他對父母孝順,自己捨不得吃肉也要把肉讓給父母吃。

他對兄弟和善,自己剛發工資哪怕九萬台幣,他願意把89000拿給兄弟,只給自己留1000抽煙用。

他對朋友義氣,明明自己家裡有事,可只要朋友一個電話,他就會屁顛屁顛的,丟下妻女,去別人家幫忙了。

甚至江超對陌生人,都比對陳陳好。有一次,陳陳生病了,想讓丈夫騎著摩托車送她去縣醫院。結果路上遇到一個陌生人說自己家車壞了,發動不了,然後陳陳的老公江超,還真的把車停下來,幫陌生人修車。

要說陳陳一開始也吵也鬧,可丈夫每次不但不聽,還把陳陳一頓羞辱。說她如何眼窩子淺,如何不懂事,如何沒素質。

可他卻忘了,家裡孩子是陳陳帶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是陳陳掏錢買的,家裡的活是陳陳幹的。而那個在所有人眼裡都是「好人」的江超,他帶給妻子的永遠只有失望和寒心。

 03 阿華 37歲 說的比唱的好聽的丈夫,早已經在外,家外有家了

阿華和她老公大勇是相親認識的,說起來當時他們還是一見鍾情,再見傾心的。

當時的阿華小巧玲瓏,皮膚吹彈可破,是鎮上有名的小美女兼小才女,寫得一手好文章。而大勇雖然比阿華大了10歲,但大勇早些年在外面闖蕩,練就了一副順溜的嘴皮子,再加上做生意掙了不少錢,很有一股成功人士的感覺。

這些年,阿華生了兩個孩子,因為公婆都在做生意,沒時間幫阿華帶孩子。再加上大勇家用給得還可以,勸阿華在家好好帶孩子順便享享清福,阿華也漸漸放棄了出去找工作的想法,安心在家做起了家庭主婦。

可直到今年春節期間,阿華才知道,她那個說的比唱的還好聽的丈夫,其實早在他們結婚之前就已經是家外有家了。只不過那個女人不願意嫁給他,他才退而求其次娶了阿華罷了。

至於不讓阿華出去工作,也並不是心疼阿華,而是怕阿華有了經濟基礎,跟他爭兩個孩子的撫養權罷了。

縱觀一下阿華的婚姻,她不過是個帶薪保姆,免費 床 伴,戶口本上名義上的妻子罷了。

04 琪琪 35歲 丈夫把錢看得比命還重要,不離婚不過是為了孩子有個家罷了

琪琪和她老公劉鵬,是同學介紹認識的。當時琪琪已經快30歲,而劉鵬已經是33歲了,兩個人都是大齡青年,見過幾次面,覺得還可以,就匆匆走進了婚姻。

可結了婚,琪琪才知道這日子有多難熬,丈夫算計得有多精。

琪琪是結婚的時候,才知道他們的房子,寫得是劉鵬父母的名字,只付了不到20萬的首付。可婚後房子的裝修,家裡的家電卻是琪琪娘家掏錢出來買的。

當時因為感情好,琪琪也沒在意,婚後用錢的時候,琪琪才發現劉鵬是多麼的一毛不拔。比如,兩個人都發了工資,劉鵬一早就把錢還了房貸,然後給他父母一部分。這樣,家裡的柴米油鹽,水電費,人情往來,請客吃飯,就都成了琪琪的事。

再比如琪琪懷孕的時候,每次產檢,劉鵬都臨時找藉口說單位有事,目的就是不想交產檢的費用。最讓琪琪心寒的是,就連琪琪生孩子的手術費,劉鵬也提出兩人AA,一人付一半,理由是孩子是兩個人的……

婚姻裡最可悲的事實是,明明是最親近的夫妻,卻過得像陌生人,甚至是不如陌生人。

與其說是男人粗心大意,大男子主義,不如說是他們骨子裡就沒把妻子當一家人。也許在這些男人心裡,妻子不過是個免費保姆,帶薪的床伴,孩子名義上的母親罷了。

這樣的男人,也許妻子會暫時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而隱忍,或者因為經濟問題不得不委屈求全。但她們對這樣的丈夫是沒有愛的,這樣的丈夫在他們眼裡,不過是生活在同個屋簷下的陌生人罷了。

就像電視劇《最完美的離婚》裡,那句臺詞說的:「最壞的結局不是離婚,而是成為面具夫婦,對對方沒有愛,也沒有任何期待,卻在一起生活,這才是最大的不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