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命苦」的女人,大都有幾個顯著特徵,希望你沒有

01

什麼樣的女人,最容易命苦?要說出生我們沒得選,但成年後嫁人生子,我們完全可以自己做主。可惜很多女人,在娘家的時候命苦也就罷了,沒想到結婚後反而越過越苦。

就像那句話裡說的,本以為你能為我遮風擋雨,沒想到最後所有的風雨都是你帶給我的。

女人婚後的命苦,我總結起來有兩點。一是經濟方面遭的罪,另外一個就是情感方面受的苦。

02 青青,結婚那天起,我就成了手心朝上的家庭主婦

青青嫁人的時候,村裡人都說她以後要享福了。那時青青的婆家在我們農村人眼裡,那是家大業大的。

青青的公公婆婆,很早之前就開了一個很大的加工廠,家裡光工人就有上千人。青青的老公,更是一畢業就直接在家族企業裡任總經理,可以說青青一嫁過去就是少奶奶的命。

於是,本來大學畢業的青青,一天班也沒上,就直接做了全職太太。要說一開始「男人負責賺錢養家,女人負責貌美如花」,青青的小日子確實過得滋潤。

可隨著青青先後生下兩個女孩,這種手心朝上的日子,終究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後來,青青的老公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青青想離婚,卻身無分文。除了暗暗流淚,青青甚至連責備老公的底氣都沒有。畢竟,老公離了她,能找到更好的,而她一個30多歲的中年女人,帶著孩子,沒有工作,又能找誰呢。

用青青的話說,「我養你」在婚前是最美的情話,在婚後卻是最迷惑人的毒藥。

03 欣欣 我討好了婆家所有人,唯獨對不起我自己

欣欣是單親家庭的孩子,因為小的時候,先後被寄養在舅舅,姨媽和外婆家,這讓欣欣從小就乖順,膽小,喜歡討好別人。

按說欣欣長相好看,讀的又是重點大學,畢業後在外企任職收入高。而欣欣老公只是一個大專畢業的銷售員,無論如何,都該是她老公捧著她。

可事實上,欣欣工作上兢兢業業,回家了也把自己化身成田螺姑娘。本來欣欣晚上9點才下班,而她老公6點就回家了。結果欣欣回去,還給她老公做宵夜,打掃衛生,陪他看球賽。

欣欣的工資,一個月差不多有7萬,這在小城裡絕對是高收入了。可欣欣每個月發工資,還沒捂熱乎,就被婆家人以各種各樣的理由「借」去了。

婆婆說生活費不夠了,公公說營養品吃完了,小叔子說電腦壞了,小姑子說好久沒買衣服了,老公說想換個手機了……

總之,欣欣滿足了所有人,唯獨對不起自己。只有她拿著全家最高的工資,卻吃的最差,穿的最賴,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便宜貨」。

04 蘇蘇 再好的婆家也抵不住娘家的無底洞

蘇蘇的原生家庭很不好,她爸爸雖然做了幾十年生意,但因為好賭,不但沒存住錢,還欠了一大筆債務。

蘇蘇嫁給王偉的時候,心裡總算松了一口氣。王偉是她的高中同學,這些年來一直在她身邊幫助她,鼓勵她,陪她度過很多難熬的日子。

蘇蘇上大學時,因為家裡沒錢,差點上不了大學,是王偉忽悠著自己爸媽幫蘇蘇交了學費。即使蘇蘇婚前就花了王偉的錢,不過王偉媽媽一直對蘇蘇很好,覺得蘇蘇懂事,孝順,聽話。

後來,蘇蘇和王偉結婚了,王偉和王偉父母都對蘇蘇十分疼愛,蘇蘇覺得自己終於擺脫了原生家庭,過上好日子了。

可沒想到,自從蘇蘇生下男孩後,她的父母就隔三差五來她婆家,借著看外孫的機會,明裡暗裡的問蘇蘇要錢。一開始,蘇蘇背著王偉把自己的零花錢,拿給父母花。

只是,蘇蘇沒想到父母的胃口越來越大,一開始幾千幾千的要,後來動不動開口就是一萬兩萬的。

蘇蘇也曾想過拒絕,可每次她媽媽一流眼淚,爸爸一說軟話,蘇蘇就心軟了。就這樣明裡暗裡的貼補娘家,時間長了,王偉的父母很不高興,王偉也對蘇蘇冷淡了很多。

前陣子,王偉很明確的告訴蘇蘇,如果她再無止境的貼補娘家,那他只能選擇離婚了。畢竟,他父母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蘇蘇聽到王偉的話,很傷心的哭了很久。她也不想貼娘家,可是父母給她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她實在不知道怎麼開口拒絕。

女人的「命苦」,說到底就是不夠狠。她們要不礙於親情,不懂得拒絕,把自己一步步逼到了退無可退。要不就是在婚姻裡,把老公當成了天,把家庭當成了自己的戰場,從而一點點迷失了自己。

女人說到底,父母靠不住,丈夫靠不住,我們唯一能靠的也只有自己了。

靠自己的工作,出去工作就意味著多一條謀生的技能,進可攻退可守。靠自己強大的內心,遇到天大的事,自己都能撐得住,而不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他人身上。

就像舒婷在《致橡樹》裡寫得那樣:「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雲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