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性之間的純友誼,誰能信」女人和男閨蜜過夜,結果第二天被拋棄

/1/

柏楊說過:「愛情是不按邏輯發展的,所以必須時時注意它的變化。愛情更不是永恆的,所以必須不斷地追求。 」

的確,「愛情」從來都是不按照邏輯發展的,更是不受人為理智所控制的,所以它是最捉摸不透,

也是最為錯綜複雜的。

特別是異性男女之間,愛情跟友情兩者之間並沒有一個十分清晰的界線,身為當局者的你恐怕也很難做到確切分得清,

什麼是愛情,什麼是感動。

所以說,如何掌握和保持好與異性間的界線,不單單是一門學問,而且還是[兩.性]關係中必需要擔負起的一種責任。

可能你自認為自己跟對方光明磊落,沒有做任何對不起愛情的事情,

但是只要你們之間的相處往來讓自己另一伴感到不舒服,那就不算是正確的愛情觀。

認識一姑娘萊茵就是這樣,她跟交往快三年的男友何航生,兩個人的感情一直挺穩定的,也都已經見過雙方家長,

原本都打算要結婚了,但是卻因此錯過自己的一段大好姻緣。

/2/

出來工作沒多久之後,因為萊茵跟航生的公司同處一棟大廈,一來二去的搭電梯偶遇,所以兩個人很快就相識了,

再加上萊茵甜美可愛的外表,以及開朗善談的性格,航生喜歡上了萊茵,並且還對她展開了猛烈的攻勢。

在航生的熱烈追求之下,萊茵也發覺兩個人挺聊得來,也很合得來,所以沒過多久就在一起了,

最初倆人剛剛戀愛的時候,也是跟普通情侶一樣,十分恩愛和甜蜜,微信發個不停,電話打個沒完,

只有一有時間就膩歪在一起約會。

但是後來漸漸地航生卻發現,萊茵的生活裡、微信裡除了自己外,還有另一個出現頻率很的異性名字那就是「曾行」。

不過因為萊茵跟他提過是跟自己從小認識到大的發小,而且同處於同一座城市工作距離比較近,

所以一開始航生對這個人也沒有太過於在意。

講真的,誰還沒有一兩個異性朋友呢?何況航生也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

只要異性朋友間保持在一定安全范圍內正常往來,他自然也不會去多說什麼。

然而,令航生沒想到的事,萊茵跟曾行的關係比他想像中還要親密,也早就越過了他的控制之下,

兩個人私底下不僅經常單獨一起看電影,玩密室,吃飯逛街,而且甚至有的時候,還經常放著他這個正牌男朋友不管,

後來聽萊茵講到,曾行戀愛了有女友了,而且兩人處於熱戀中,正打得火熱,所以也沒什麼時間來找萊茵,

航生的心裡才覺得舒坦一些。

而航生跟萊茵說起來在一起也快三年了,兩個人的年紀老大不小了,也該想想人生大事。

而且已經互相見過雙方的父母,父母們也紛紛表示支持他們,所以一拍即合,就連有關於婚禮的彩禮、

嫁妝等細節也都說得七七八八,說白了,倆人結婚,就差一個舉行儀式而已。

/3/

假如不是因為婚禮前夕發生的事情,航生對曾行即便再不喜歡,也不會將事情擺到明面上來吵,

畢竟他們倆就差一步就可以成為正式夫妻了,偏偏因為這件事,讓他一直以來積存在心裡所有的不滿瞬間湧起,

像是點燃隱形炸彈,完全粉碎了他們兩人的感情。

原本那天航生和萊茵打算相約去試婚紗的,但是卻因為萊茵臨時接到一個電話,然後萊茵說曾行失戀喝醉酒了,

怕他做什麼傻事,便丟下航生一個人,自己急匆匆地趕出去了。

雖然航生心裡十分的不開心,但是也明白他倆多年的感情,所以也由著萊茵去了。卻不曾想到,萊茵這一去,

就是整夜未回。

即便航生給萊茵發了無數條微信,打了無數個電話,一開始萊茵還有接電話,

但口氣卻很十分沒有耐心地說自己在陪曾行喝酒,晚點就回去。

到後面半夜,無論航生怎麼打,但是萊茵的電話就是打不通。急得他差點都要打「110」報警,直到隔天早上七八點,

萊茵才一身酒氣地回來,航生問她昨晚去哪裡,為什麼不接電話?

萊茵卻周身疲倦,應付地答到:「昨天不是跟你說啦嘛。曾行失戀心情不好,我陪他在酒吧喝酒了,

之後還跑去包廂喝第二輪,喝醉了就睡在那裡,手機估計是沒電了吧。」

航生聽完萊茵的回答並沒有平復心情,反而大發脾氣地說:「你徹夜不歸,還跟另一個男人睡在一起,呆了一整晚,

這算怎麼回事?電話也不接,喝醉了也可以叫人打電話叫我去接啊?」

萊茵也被航生挑起火來:「我不是說嘛,我喝醉了哪裡還有意識啊?我喝了一整晚酒,現在頭很痛人也很累,

你可以不可以不要再吵了,很煩啊。」說完,萊茵砰一聲就把房門關上了。

後來等萊茵酒醒,航生鄭重其事地問她了一句:「你願意為了我,跟曾行保持距離嗎?」

可當時萊茵完全沒有注意到航生的情緒,還不以為然地答道:「航生,你又怎麼了,別發什麼神經,

剛才不是已經解釋過了嗎?我跟曾行真的沒什麼,你又不是不清楚,我跟他已經二十多年的交情,

怎麼可能因為你一句話,就保持距離?」

航生聽完萊茵的回答後,眼睛裡僅剩下一點光芒都沒有了,歎了口氣說:「萊茵,我們還是分手吧,

這婚我也不結了。」

這時候,萊茵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以為航生是在介意昨晚徹夜未歸的事情,急忙解釋道:「航生你聽我說,

昨天我們倆只是喝醉了,什麼事情都沒有,你還不相我嗎?」

航生反而冷靜下來說:「萊茵,這次我信你,可是下次呢?再下次,結婚後呢?

我不想讓自己永遠活在這樣的猜忌之中,你跟曾行現在的距離已經讓我很不舒服了,

而且我從來就不相信男女之間有純潔的友誼,以前我只不過是不想讓你為難罷了。我之前總幻想你有一天能改,

甚至還安慰自己,只要我們結了婚,你就會變得不一樣的,可如今看來是我自己太傻太天真了。

沒有辦法跟異性朋友保持距離的人,對待婚姻恐怕也很難做到忠貞,我不想到了結婚後再來後悔。

我是真心想跟你結婚,也是真的捨不得你,但我也知道這婚實在不能結。」

航生說完這段話後轉頭就走了,絲毫沒有理會萊茵在身後拼命叫喊和挽留。

/4/

最後都不用我說了,大家都猜得出來,萊茵和航生這婚自然是結不成,連這麼多年的感情也算是徹底結束了。

因為航生心裡很清楚,即使沒有曾航這個人,也會有其他男人的,只要萊茵沒有辦法認識到關於異性朋友「界限」

這個問題,她這樣做本身就是錯的,那麼就沒辦法完全根治。不過很明顯的是,儘管他用了這麼久時間,

也還是沒有辦法改變萊茵。

萊茵終於還是後悔了,她實在沒想到航生會這麼介意她跟曾行之間的關係,但即使她再怎樣追悔莫及 ,

航生都不會回心轉意了。

說到底,兩個人三年的感情說斷就斷,航生心底到底有多痛苦,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但是,

要他跟一個對異性朋友沒有界限,沒有分寸感的人相處一輩子,那麼他將來肯定只會承載更多的不甘和委屈,

甚至說句不好聽,還會因此而遭受背叛。

這些才是他由始至終最擔心和害怕的事情。

其實在我看來,「異性之間是否有純友誼」,這個問題還真因人而異。有些人確實只把對方當做異性兄弟或閨蜜,

而有些人卻是借著友誼的幌子而已。

所以男女之間的友誼,真的需要大家一直小心謹慎才能處理得好。

而且無論如何,你和異性之間相處的方式不能讓你的另一半感到不悅,不然的話這就違背了愛情的原則,

也是在破壞自己的幸福。

這一點,希望萊茵的故事能夠給你警示,和異性保持距離,不僅是尊重自己的另一半,更是身為一個成年人,

內心該有的底線,切忌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