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斷一個男人是不是真心「愛你」,從來不必試探,就看一點

老一輩人都說「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畢竟父母一輩的愛情有多少是一見鍾情呢?

甚至他們一輩子都沒有說過「愛」,卻也安安穩穩過了一輩子。

所以,周芳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都已經給老公生了兩個孩子了,付出了那麼多,卻還是暖不了的他的心,

以致於後來他口口聲聲還是說要休了她。

從前的周芳在外人眼裡就是妥妥的人生贏家:自己有著穩定的工作,有著一兒一女。

還有一個已年過四十卻依然帥氣俊朗的老公,光是這一點別的女人一輩子都不趕不上她了。

一想到這,周芳心裡就美滋滋的,可當兩人真正攜手走進生活的雞零狗碎裡,其中滋味就只有自己知曉啦。

01.

周芳跟他站在一起,別人想到的絕不是男才女貌。周芳一米七的個頭,生了一副男人的粗壯骨架,

這在小巧玲瓏的南方女人裡是少有的,額頭正中間還有著一顆痣,不過不是美人痣卻是一顆大大的肉痣。

周芳五官本就平平,有了這顆肉痣,顏值又直線下降了。

所以周芳在跟老公相親時,見到老公的第一面就芳心暗許,當然那時候他還不是她的老公。

速食式的相親總是進展神速,一個月後,他們訂婚了,兩個月後就走進了婚姻,雖然周芳覺得一切都像是做夢,

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這麼帥的老公看中。

新婚夜暴露了答案:周芳的老公喝了很多酒,情緒很是高漲。鬧洞房的人都散了去,他卻倒頭就睡著了,

嘴裡還嘀咕著一個女人的名字。

這對於周芳來說完全是晴天霹靂,想叫醒他問個明白,可無論她如何搖晃他,他都死豬一樣不動彈。

這一夜,周芳失眠了。她完全沒想到,自己的枕邊人嘴裡卻叫著別的女人的名字,還是在新婚之夜。

第二天早上醒來,她問他那個女人是誰,他卻完全一副記不起的模樣,甚至惱羞成怒說她無理取鬧。

周芳吃了啞巴虧,但是她卻安慰自己說:「誰的新歡還不是別人的舊愛呢?過去的人和情不重要,

重要的是現在陪在他身邊的人是自己。」

周芳真是想得開,她決定不再糾結于對方的過去,現在重要的是抓緊生個孩子。愛一個人就要為他生一個自己的孩子,

有了孩子就能栓牢他的心了。

周芳實在太愛他了,愛得卑微,低到了塵埃裡,完全忘記了自己作為一個新世紀女知識份子該有的姿態和尊嚴。

02.

周芳越來越主動,終於又一個月後,她懷上了他的孩子。拿到檢查報告那一刻,他並沒有將為人父的激動,

而周芳完全被初為人母的喜悅沖昏了頭腦,她並沒有發現他的異常。

周芳過了孕期前三個月的安全期,他卻被公司外派到外地,後面近七個月的漫長孕期都是周芳一人在婆家度過。

好在公婆都是好相處的人,周芳人也勤快嘴也甜,在公婆口口相傳中,鄰里鄉親都知道周芳是個賢慧勤勉的好媳婦。

孩子落地那天,老公趕了回來。捧著眉眼像極了自己的女兒,他哭了,她也哭了,她想老公的心應該回來了。

周芳出了月子,老公又去了外地。兩人只能通過電話來維繫感情,不過老公很少主動打電話給她,而她打過去,

話題扯來扯去也都是孩子的吃喝拉撒睡,老公基本上對她的話也沒有什麼回應,然後周芳常常是話說到了一半,

要麼去給孩子餵奶,要麼,就是要給孩子去換紙尿褲,所以電話常常不了了之了。

休完了產假,周芳整個人像發過的饅頭一樣大了一圈回到了工作崗位,孩子扔給了公婆。按說時間寬裕了,

可兩個人聯繫仍然很少,有時周芳跟老公抱怨工作的壓力,對方只是習慣性地「嗯」一聲或者乾脆只是沉默。

周芳覺得老公離自己越來越遠,自己所有的情緒都找不到一個傾訴口,好像你積攢了所有情緒一拳打在棉花上,

沒有任何回應。

03.

周芳提出過結束這種異地的狀態,可老公每次都只是說:「再說吧。」這個話題的討論都是以這樣的結束語結束。

女兒已經開始上幼稚園,家裡的老人開始催生二胎。周芳本就跟老人平日裡關係處得不錯,

所以有些拗不過老人的意願,不過她提出一個要求:老公必須回到本地工作,夫妻二人結束異地的生活狀態。

老公最終還是回來了,周芳顯得異常興奮,為二人即將迎來的新生活而欣喜。

可周芳卻明顯感覺到老公越來越疏遠了,他總有意無意地躲避夫妻間的親密舉動。不過,很快周芳又懷孕了,

她孕吐得非常厲害,根本沒有精氣神去管女兒和老公,為了不影響她休息,老公由臥室搬到了客廳沙發上睡。

不過孕檢的時候,老公還是挺殷勤,他跑前跑後陪著周芳,極盡呵護溫柔,周芳被幸福沖昏了。

她感覺所有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可一切平靜和甜蜜卻被一通電話徹底打破。

04.

周芳肚子裡的孩子已經八個多月了,她辭掉了工作。到了孕晚期,手腳浮腫腰背疼痛,周芳的睡眠品質更差了。

有次,她夜裡起來上廁所,為了不吵醒老公和女兒,她輕手輕腳的。

客廳裡的落地燈卻亮著,老公正躺在沙發上講電話,輕聲細語。

周芳憑著女人直覺感受到和老公正在通電話的一定是個女人。因為背對著周芳,

老公並沒有感受到此時已站在他背後的周芳,而他與另一個女人的甜言蜜語都字字句句進了周芳的耳裡。

周芳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憤怒和羞辱,一把奪過老公的手機摔在地上。老公顯然也被嚇到了又有些心虛,

周芳一遍遍捶打著肚子,她恨自己太蠢。老公抓住她的手,她咬了他一口,掙脫了他的手。她把自己反鎖在房裡,

無聲地流淚,任憑被吵醒的女兒和老公怎麼叫喊都不開門。

公婆連夜趕了來,公婆對著兒子一頓打罵,呵斥他跪在地上向周芳認錯,並寫好保證書此類事情以後絕不再犯。

周芳總算明白了,為什麼老公永遠對待自己那麼冷淡,哪怕自己對他付出再多,

原來是因為他心裡的位置另有所屬。

而懷了二胎後,一向冷淡的老公突然對自己熱情,也許不過是想要個兒子,或者只是因為良心的譴責和愧疚吧。

05.

一番爭吵之後,周芳總算也是知道了電話裡的那個女人就是老公的前女友,因為不能生育,

老公抵不過父母的誓死反對,便終止了這段感情。就在老公被調往異地工作的期間,他們兩人的感情又死灰復燃了。

即使看清了殘酷的現實,如今又有了公婆的撐腰,老公的檢討書,原本懊惱的周芳反倒有了一種釋然。

她感覺多年來因為自身形象配不上老公所帶來的自卑感蕩然無存,甚至心裡開始有了一絲優越感。她覺得,

這樣老公只能愛她了,畢竟有把柄在自己手裡了。

因為抱著對老公的這一絲幻想,她最終還是接納了他。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周芳肚子裡的小傢伙落了地,是個兒子,老兩口樂得眉開眼笑,這下周芳簡直是個人生贏家了,

一兒一女湊成一個好,她的家庭地位扶搖直上完全可以是皇上皇了。

於是,周芳開始有了變化。

她開始對老公頤指氣使,首先,她一遍遍審問老公的「作案細節」,看著老公的痛苦和隱忍,周芳卻有了一種變態的快感。

然後她開始指使老公開始幹著幹那,縱然老公累了,她也絲毫不管。

如果說老公的隱忍是在懺悔愧疚,但是面對這樣的周芳,他這頭蟄伏的困獸終於還是醒了。

一次,他被周芳安排去給孩子買一個奶瓶,結果回來後,被周芳嫌棄不會買,然後他就憤而向周芳攤牌了,

他鐵了心要離婚,不顧家中二老的極力阻撓和痛斥。

周芳完全傻了,她抱著他的腿,哀求了很久,然而沒有用,這個男人就是不肯鬆口。

前陣子,周芳在朋友圈曬出了離婚證。

06.梅娘說

張愛玲在她的《天才夢》一文中,說:「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蝨子」。

而其實,婚姻也是一襲美麗的袍子,也是爬滿了蝨子,如果沒有愛情,你如何忍受那些蝨子?

周芳的悲劇就在於,她找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婚姻裡,只有一方愛一個方,是無法平衡的。

只是,「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在這場愛情裡,周芳就是那個永遠在裝睡的人,

她試圖用一再的隱忍退讓去喚醒老公的心,她不斷催眠自我想要掩蓋對方並不愛自己的事實。

所以,無論老公對她多冷漠,她都能找到理由為他來開脫,可是她最終還是騙不下去了。

要知道:

對於一個愛你的人來說,你付出,他會心疼感恩,會回報給你更多的愛;而對於一個不愛你的人來說,

你的再多付出都只會是一種捆綁和累贅。

對於一個愛你的人來說,你任性,那是情趣,他會更喜歡你;而對於一個不愛你的人來說,你壓制他,

表達一點不滿,他都會覺得那是忍你的最後一根稻草,他馬上就要揭竿而起。

所以,夫妻關係中,有愛情很重要。

因為婚姻裡的男女好像是天平的兩端,每個愛就是砝碼,只有你拿出一點,我拿出一點,這架天平才能平衡。

而判斷一個男人是不是真心愛你,從來不必試探,就看他會不會拿愛來與你回應。

所以,女人不要再自欺欺人了,當你在為他找藉口的時候,就已經是不愛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