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愛,藏在「手上」:她愛不愛你,看她的那雙手便能知曉

01

愛就像一道靈活的應用題,有多種解答的方式。它可以通過語言、肢體動作、眼神、行動力、關心與問候來體現。

女人的愛,或許很少通過語言表達出來,就像是海面上風平浪靜,其實海底波濤洶湧,女人嘴上說得很少,但是雙手卻一刻都不願意停下來。

一個人做過什麼,更能體現她的真心。

愛一個人,女人的手,會一直為男人而忙碌,為他洗手做羹湯,讓他能感受到美食帶來的滋味。為他洗衣做家務,希望他的生活能更舒服。

從女人的那雙手,可以看出她對一個男人的愛。

徐特立說:「想不付出任何代價而得到幸福,那是神話。」

女人的愛,總是會付出,會瞭解這個男人,知道對方需要什麼,會盡自己最大的力量,讓他的人生路能更加平穩,只希望讓他的臉上能多一些笑容。

02、女人不擅長說情話,卻擅長用行動力表達愛

女人愛一個人,她的雙手總是在為他付出。

《紅樓夢》中的晴雯,她的性格剛強正直,率真而又至真至純。她喜歡寶玉,但是一直都守著規矩,不曾對他有過任何非分之想。

雖然晴雯是丫鬟,但是志氣高,做人不存私心,敢說敢為。在生病的時候,恰巧知道寶玉把賈母賞賜的一件孔雀翎織成的披風給燒了一個大窟窿。

寶玉害怕受罰,深夜四處讓人打聽有誰可以修補起來。

這麼高難度的手工刺繡活,只有晴雯能做的了,她怕寶玉著急,硬是撐著自己的病體,用她的那雙巧手,通宵給他補了起來,讓自己落下病根。

女人愛一個人,她的那雙手是停不下來的。

她會願意用自己的雙手,為男人建造一個溫馨的家園。

有的女人不擅長說情話,卻擅長用行動力表達愛。

為了自己的愛,女人願意付出,看到男人對自己滿懷情意的眼神,哪怕自己辛苦疲憊,也無怨無悔。

03、女人的那雙手,寫滿了愛的「印痕」

《薛平貴與王寶釧》中的王寶釧,娘家本是富貴人家,比武招親下嫁薛平貴。父母嫌棄薛平貴出身貧寒,王寶釧不惜和父母斷絕父子關係,也要和情郎在一起。

他們只能把寒窯當成新房,並且兩個人在裡面成了婚,什麼都沒有,全是靠王寶釧一個人苦苦支撐起這個家。

她懷了身孕,薛平貴去了西涼,她一個人癡心地等著。以前是華麗的富家小姐,雙手不沾陽春水,為了愛,穿著打扮成了荊釵布裙,連飯都吃不上。甚至上山,用她那纖纖玉手挖野菜,艱苦度日。

一直到了很久之後,才有了薛平貴的消息,那個時候,王寶釧已經為了他苦守寒窯十八載。她的那雙手,已經變得粗糙,生出了老繭。

即便是薛平貴已經成了西涼王,又另娶了公主,她仍然不怨恨,看到男人平安就好。

女人真心愛一個人,她的那雙手,會逐漸生出老繭。她將注意力都投放在了男人的身上,卻忘了保養自己的那雙手。

女人愛一個男人,不管是什麼樣的境遇,都願意為了男人而守住一個家。

她的那雙手,寫滿了愛的「印痕」,就算是自己受盡委屈,幹最累的活,吃常人難以忍受的苦,都心甘情願。

只要是男人能給自己一個承諾,女人稚嫩的雙手也能撐起一個家,打造出一個全新的天地。

04、女人愛一個人,她的那雙手是溫暖的

蘇芩說:「真正的愛,是給予彼此一些特別的東西。不是誰都有能力給予你最好的一切,但至少可以用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證明在彼此心裡的價值。」

愛會讓女人的手變得溫暖,她會用自己的雙手,給予男人不同的感受,會給他做只有自己能做出的可口飯菜,讓他能吃得舒服。

會悄悄地承擔很多男人忽略的小事情,幫他照顧家人,讓他沒有任何顧慮。她會用那雙手把家收拾得整潔溫馨,讓孩子健康成長,老人臉上也能看到滿足的幸福感。

女人真心愛一個人,她的那雙手,一定會為他做很多溫暖的事。

她的雙手,已經不像當年那樣如青蔥白玉,而是變得粗糙僵硬,操持了太多的瑣碎家務,歲月在她的雙手上留下的都是真愛的痕跡。

女人會帶給男人許多的溫暖,並且把雙手藏在身後,不願意讓男人都知道她做過多少努力,不想看到男人的愧疚和心疼。

05

女人的愛,是藏在「手上」的。女人越是愛一個人,越是喜歡付出。

女人會細心地照顧男人,愛他的每一天,手會一直忙碌。女人是愛美的,但是為了愛會任憑歲月摧殘自己的雙手,臉上卻仍然是幸福的笑容。

原來,女人的愛,是藏在「手上」的。

女人愛一個人,她的手會很忙碌,男人的衣食住行,都要親手打理才能安心。

春天會準備防過敏的藥物,夏天會給他準備溫熱的開水在身邊,秋天會給他滋養身體,冬天會提醒他注意保暖。

愛會讓人想要付出,也會讓人變得心細,變得很忙。即便女人的手一刻也不得閒,即也會很開心,甘願用自己的雙手為他編織一個更好的未來。

當女人真心愛一個人時,她的心中只有這個男人,並且願意用雙手成全對方的人生。男人要懂得關愛女人的那雙手,給予她溫暖和呵護。

-END-

今日話題:

從一個人的手,能不能看出她對一個人的愛?

歡迎留言討論。

與君共勉。

我是橘子,一個用文字溫暖你的人。

歡迎在評論區留下你的足跡,我與你同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